十九大结束,新的中央领导层确定,今后中国的发展要翻开新的一页。对体制内的机构,将会进入到学习十九大精神、贯彻十九大方针的阶段,目的是统一思想,形成发展共识,为今后的发展进行一场思想动员和组织动员。对体制外的市场机构和独立智库(包括国外机构),则需要研究今后中国可能出现的变化,形成各自的发展判断和发展决策。总之,今后中国的发展将会带上强烈的十九大烙印。

对十九大后的中国发展,有两个问题可能是各界共同关注的:一是怎么变?即十九大之后,中国会发生什么变化。二是怎么干?即适应这种变化,市场或政府应该怎么干?未来的中国将会怎么变?十九大的多种变化,都是建基于十八大的发展基础。从十八大到十九大,中国发展的基本逻辑是从。在十九大上,中国重整了权力结构,调整了组织结构,统一了发展思想,明确了发展目标。未来中国的总体变化在于,权力和决策的集中度将会提高,围绕既定目标所采取行动的一致性将增强,来自发展思路的分歧将会大大减少。通俗地讲,对于中央既定的重大发展目标,将会投入更多资源、动员更多力量去实现。未来,各界的注意力要更多放在,而不是放在

下一步应该怎么干?对于不同的主体(政府或企业)来说,具体的答案并不相同,但一个基本的参照,应该是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各种重大发展目标。这些发展目标将会被分解为各种具体的发展行动、发展政策。从十九大报告和习近平总书记的表态来看,如下一些重要目标和方向是必须认真关注的,明确了目标和轻重缓急,如何去干就会有大致的思路。

第一,全面的经济发展是未来的重中之重。不论是全面实现小康社会,还是建设现代化国家,都离不开经济发展这个根本。未来五年,经济发展将重回首要工作的位置。与过去不同的是,今后的经济发展是转换了理念、转变了模式的新发展,即与五个发展相一致的经济发展,尤其要突出高质量发展

第二,全面小康社会是必须完成的政治目标。全面小康是跨越四届政治周期(从十六大到十九大)、必须在2020年前完成的政治目标。全面小康目标的短板是脱贫问题,尤其是彻底解决国内还比较严重的极度贫困问题,脱贫攻坚是各级地方政府必须着力啃下的一块硬骨头。这一任务的责任压力在省一级政府,完成则要靠市、县。为了全面脱贫,估计从中央到地方都可能以特殊方式动用一些特殊资源,包括财政资源、金融资源、政策资源、产业资源、人力资源等。建小康任务重的地方,尤其需要注意利用各种资源。

第三,从改革开放中寻找动力和机遇。习近平总书记已强调,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今后将坚持这一方向,乘势而上,深化各方面改革,坚定不移扩大开放。十九大后的改革开放将会是升级版的改革开放,不再是以廉价资源和人力、财税让利为特征的优惠型改革开放,而是以放开市场、强化服务、强调公平、优化资源配置为主的效率型改革开放,寻求更新的突破。比如,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各个地方可以在这些方面发挥主观能动性,进行改革开放的创新。

第四,国家治理方式将强调法治与制度。未来中国的发展要想长治久安,必须把改革与发展置于法治和制度轨道上,而不是基于各种自我革命式的运动上。十九大高度强调社会主义民主与法治,未来可能在几个方面会加强:一是强化法治,真正体现全面依法治国。二是完善监察体制,具体表现在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第五,未来的发展要注重生态与文化。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转型,除了产业结构和技术提升之外,一个重要特征是环境友好、注重生态,这与绿色发展、美丽中国的目标一致。要实现这个目标,未来的环保硬约束将会长期存在,公民参与也会进入发展决策中来。文化发展也是未来中国发展的重要目标,经济发展必须有相应的文化发展与之匹配,中国作为大国也要成为文化强国。在某种程度上,这可能是比成为经济强国更困难的目标。要强调的是,文化发展不只是体现在精神层面,不只是文化事业,还涉及到文化产业的发展。未来从广义的文化产业中要GDP,从中激发需求,从中创新服务产业,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最终分析结论:十九大之后的中国进入新时代,也面临新的发展挑战。随着政治格局进一步理顺,在新的层次上发展和提升中国经济,促进中国更充分、更平衡的发展,是十九大之后中国发展的根本目标,也是行动和创新的指南。

                   (本刊资料来自安邦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