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溪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行政处罚决定书

 

工商处字(2016)1

 

当事人: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自来水厂

住所:元江县澧江街道办澧江社区澧中路25号

法定代表人:候宁安

注册号:530428000001754

注册资金:371万元

企业类型:全民所有制

经营范围:自来水生产、水供应。

兼营范围:自来水管道安装、水暖管件、五金、交电、水处理剂。

成立日期:1985年4月6日

登记机关: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市场监督管理局

当事人滥收费用一案。经本局于2016年4月12日立案调查,并委托元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协助调查,现查明:

当事人未经元江县发展和改革局审批核准,擅自依据云南省建设厅《关于发布施行云南省2003版建设工程计价依据的通知》云建标【2003】668号文件,自行制定水表拆装费收费项目及收费标准。2012年5月起在欠缴水费用户已缴清水费的情况下,按用户使用不同规格的水表收取拆装费(DN15水表收取31.60元,DN20水表收取37.10元,DN25水表收取44.70元。),至2016年3月止先后向456户自来水用户收取水表拆装15932.40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主要证据证明:

第一组: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法人授权委托书、被委托人身份证复印件,该证据证明当事人的主体资格、被委托人身份委托事项

第二组:被委托人询问笔录元江县自来水厂收费员询问笔投诉书证人调查笔录元江县自来水厂催缴水费通知实景照片证人缴纳水费和水表拆装费凭证原件收取水表拆装费凭证该证据证明当事人收取水表拆装费的事实;

第三组:元江县自来水厂收费员身份证复印件证人身份证复印件,该证据证明收费员证人的身份事实;

第四组:云建标【2003】668号文件1份及建筑安装工程预(结)算书,该证据证明当事人制定水表拆装费及收费标准依据的事实;

第五组:元江县自来水厂价格和水费公示,该证据证明当事人收费项目中无水表拆装费的事实;

第六组:元江县自来水厂水表拆装费收取情况,该证据证明当事人收取2012年至2015年430户水表拆装费14791.60元的事实;元江县自来水厂主营业务收入明细账该证据证明当事人收取2016年1月至3月26户水表拆装费1140.80元的事实。

2016年74,我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四十二条和《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向当事人送达了《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玉听告字(2016)1)。当事人当场提出不要求听证

2016年7月5日,当事人向我局提交了《行政处罚申辩书》,要求减轻行政处罚并提出了陈述申辩意见。

辩称理由一:“主观上我厂无滥收费用之故意。”

“根据《城市供水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五条,《城市供水价格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用户应当按照规定的计量标准和水价标准按月缴纳水费,没有正当理由或特殊原因连续两个月不交水费者,供水企业可按照《城市供水条例》规定暂停供水和罚款,但我厂无法根据现有法律法规确定罚款数额及方式进行处罚,对于不按照缴纳水费的用户,由于用户水表前未安装强制停水设施,我厂只能采取拆除水表直接停水的处理方案,直到用户缴清欠费并要求供水时,我厂再派人另行安装水表恢复供水,故本案中我厂并没有滥收费用牟利的主观故意。

    理由二:水表拆装费用因用户拖欠水费产生,我厂按实际产生的人工收取水表安装费,并非滥收、乱收行为。

“我厂作为自收自支的企业化管理事业单位,所收取的水费、水表检定费等均严格安装上述法律法规及元江县发展和改革局的收费文件执行,本案产生的水表拆装费主要是因为用户长时间拖欠水费造成,我厂在处罚手段欠缺的情况下,才以拆装欠费用户水表来防止国有资源浪费,且复安水表时仅收取了实际产生的人工费用,我省此项收费立法处于完善阶段,但有市县已明文规定此费用的收取及标准,我厂并非滥收、乱收。”

理由三: “客观上涉案的费用较少,且我厂将进行全额退费处理,属于情节轻微。”

“根据贵局调查核实,本案涉及金额人均30余元,且该费用实际产生,我厂虽未通过拆装水表进行盈利,并未给社会公众造成不良影响,以弥补用户损失,应属于情节轻微,贵局予以综合考虑。”

理由四 “贵局拟对我厂罚款10万元的处罚过重,且我厂缺乏支付高额罚款的能力。”

“尽管根据关于禁止公用企业限制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第五条“公用企业实施前条所列行为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责令当事人停止违法行为,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但我厂认为,对于此类侵权行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是可以处以罚款而不是必须处以罚款。另我厂虽属于企业化管理单位,但实行自收自支模式,单位收入单一,仅够维持单位日常工作开展,我厂此次涉案金额一万元,贵局处以接近涉案金额近10倍的罚款,我厂确实无力承担。如果贵局坚持对我厂处以罚款,罚款的金额也应该与涉案情节及涉案金额大小相对于,体现行为、责任与处罚相一致的原则。”

    我局在充分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意见的基础上,经组织集体讨论后认为,当事人提出的陈述申辩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以考虑。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当事人辩称理由一:“主观上我厂无滥收费用之故意。”不成立。

根据《城市供水条例》第三十五的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城市供水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以罚款:(一)未按规定缴纳水费的。有前款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所列行为之一,情节严重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还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停止供水;”同时《城市供水条例》第三十八条还规定“本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规定的罚款数额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停止供水需满足情节严重和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两个条件。因此你厂明知云南省政府尚未出台相关的罚款数额规定和《城市供水条例》第三十五的规定就因消费者未交水费而对其采取停水和强制拆装水表的行为属于主观故意的违法行为。

第二、当事人辩称理由二:水表拆装费用因用户拖欠水费产生,我厂按实际产生的人工收取水表安装费,并非滥收、乱收行为。”不成立。

    水表拆装费的收费项目并无元江县发展和改革局的批文,你厂所依据的云南省建设厅2003年10月13日发布《关于发布实施云南省2003版建设工程造价依据的通知》(云建标[2003]668)文件属建设工程造价依据,而不能作为收费依据和标准。同时你厂为收取消费者所欠水费所采取的强制拆除水表行为,属损坏自来水用户原供水设施的行为;自来水用户在补交所欠水费后,你厂复装自来水用户水表的行为,属修复你厂损坏自来水用户原供水设施的行为。损坏和修复自来水用户原供水设施的行为属你厂的自主行为,其所产生的费用应由你厂自行承担,且你厂无相应的收费依据。因此,你厂在无合法收费依据的前提下,擅自制订水表拆装费收费项目和标准,并收取水表拆装费15932.40元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属于滥收费用的行为。

第三、当事人辩称理由三: “客观上涉案的费用较少,且我厂将进行全额退费处理,属于情节轻微”不成立。

    你厂于2012年5月起2016年3月我局调查时5年期间先后向456户自来水用户收取水表拆装费15932.40元。属于时间长、涉及人员广的严重违法情节。虽然你厂有退费的意向,但在整个案件调查过程中并未主动采取措施消除和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不属于《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减轻违法行为的情节。故你厂《行政处罚申辩书》所列的情节轻微理由不成立。

第四、当事人辩称理由四 “贵局拟对我厂罚款10万元的处罚过重,且我厂缺乏支付高额罚款的能力”不成立。

   本局认为,当事人在经营过程中,无论是获利还是亏本,与本局认定其滥收费用的定性及处罚并无事实上和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当事人的这一陈述申辩意见不能作为减轻处罚的理由。但考虑到你厂在案件调查过程中能积极主动的配合执法机关工作,属于《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从轻处罚的情节在行政处罚时予以考虑。

综上所述,本局认为: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关于禁止公用企业限制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第四条(六)公用企业在市场交易中,不得对不接受其不合理条件的用户、消费者拒绝、中断或者削减供应相关商品或者滥收费用”的规定,构成了滥收费用违法行为。

根据《关于禁止公用企业限制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第五条“公用企业实施前条所列行为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责令当事人停止违法行为,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时,应当责令当事人改正或者限期改正违法行为鉴于该案涉及用户较广、时间长,本应从重处罚,但考虑到你厂在案件调查过程中能积极主动的配合执法机关工作,属于《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从轻处罚的情节。根据处罚与教育相结合、本着教育为主,处罚为辅的执法原则。本局责令当事人停止违法行为,决定对当事人作以下行政处罚:

1、责令当事人改正违法行为

2、罚款人民币万元整(50000.00元),上缴国库

当事人应在接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到元江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交纳罚款(账户: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账号:(6800017605425012)逾期不交纳罚款的,本局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如不服本处罚决定,可在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或玉溪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可以六个月内向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玉溪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2016年81